微博@梦境美术馆

梦到要去某个地方,天还没完全黑下去,像是夏天晚饭后出来散步的时间,我走在一条被阳光烘烤后散发热温的柏油路上,空气潮湿闷热。我穿着一件被反复清洗后呈半透明状的T恤。这条盘山的公路就像一条发着红光的蟒蛇缠在山坡上,坡上有很多像机关单位的建筑,也像在校园里,身边没有路人。
为了抄近道,想从路边的草坡爬上去,刚爬到一半就被一个类似管理员的人叫住。是个女人,穿着像七八十年代的香港大学生,手里拿着一块抄写板。她问我是什么系的,怎么不走大路。我瞎编了一个“&*……%¥#@系”,她假装听懂的样子,用手点着抄写板逐个寻找是否有“&*……%¥#@系”这一条。她假装找到了的样子,推了下鼻梁上的眼睛,有点结巴的说,下次不要乱猜草坪。在梦里我还为这个没被揭穿的谎话而高兴了好一阵子。


评论 ( 1 )
热度 ( 15 )

© 住在海边的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