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梦境美术馆

为纸象公园出品的2017台历,画了一套“懒人”主题的插画,12个月不重样的懒法,今天上架,请多多的支持哦~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1571635796

白露青霜。农历二十四节气的八月节令,气温迅速下降、绵雨开始。

一个人固然寂寞,两个人孤灯下无言相对才更寂寞。

尝试用这种更简洁的方式来表达情感,会不会更好呢?

画了一组关于“爱与陪伴”的插画,与纸象公园合作把这套插画做成了明信片——《伴在你的身旁》,喜欢的朋友可以戳链~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31112316255纸象公园还推出了一款礼盒《暗恋》,这款明信片也收录在礼盒里了~礼盒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31064233522

20160223《人形气球》梦到在一片仙人掌地里吹一个人形的气球,它鼓起来的样子就像充气娃娃。刚开始无论我怎么吹气,它始终还是一副空瘪可怜巴巴的样子,后来我换了一种方式,对着气球不间断的说话,说的什么我自己也不清楚,只要始终保持有声音从喉管中发出就可以。渐渐地气球被吹鼓,我还得十分小心且适时地调整好位置,因为周围仙人掌的刺随时都可能将它刺破。这只气球的质量看起来还不错,好几次气球被吹涨后,刮过尖锐的刺发出“咯咯”的摩擦声却没有被刺破。

梦到自己不小心点着一片森林,火势迅猛,火光把天照得像烧红的烙铁,热浪烤得我睁不开眼。当时第一反应就是赶紧找个地方先躲起来,再想办法怎么灭火或者逃命。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如果被发现是要遭受牢狱之灾的。急的手心直冒汗,我爬上远处的一棵树看着火安静地燃烧,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时候草坪上出现了几个黑影,走在后面的拿着手电筒,走在中间的拿着类似煤油灯的照明工具。走在最前面的人没有照明工具,像是在找什么。他们悉悉索索的穿过草丛向我的方向走来。我躲在树后面听他们的对话,得知原来大火并非我的失误,而是他们有意而为。他们带着成就感的语气聊着刚才放火的细节,不时还发出低沉而狡黠的笑声。
不知怎么的,走在最前面的人发现...

海人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梦想成真!

梦到在上语文课,黑板是一块高清显示屏,正在播放一部港式警匪片的预告片。男主被绑住手脚,跪在一片正在融化的冰上。他没有挣扎,有种视死如归的感觉,抑或是坚信有人会在冰块融化前赶来救他。冰块漂在一个十几米深的蓄水池上,池水浓绿,散发着青苔腐烂的味道。镜头切换到大楼的外墙上,赶来救他的人徒手往上攀爬。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也加入到了电影的拍摄中,我试图救下跪在冰块上的男主,但身边有个声音告诉我,这是在拍电影,让我不要捣乱。但我看看四周,并没有剧组存在的样子。

梦到要去某个地方,天还没完全黑下去,像是夏天晚饭后出来散步的时间,我走在一条被阳光烘烤后散发热温的柏油路上,空气潮湿闷热。我穿着一件被反复清洗后呈半透明状的T恤。这条盘山的公路就像一条发着红光的蟒蛇缠在山坡上,坡上有很多像机关单位的建筑,也像在校园里,身边没有路人。
为了抄近道,想从路边的草坡爬上去,刚爬到一半就被一个类似管理员的人叫住。是个女人,穿着像七八十年代的香港大学生,手里拿着一块抄写板。她问我是什么系的,怎么不走大路。我瞎编了一个“&*……%¥#@系”,她假装听懂的样子,用手点着抄写板逐个寻找是否有“&*……%¥#@系”这一条。她假装找到了的样子,推了下鼻梁上的...

送走我的2015,新年第一张画~你好,2016

2015年的最后一天,梦到一场大雪,在一个四面环山的盆地中,身披一件孔雀羽毛斗篷的民国女人坐在雪地上,我趴在山顶看她。她看着眼前流淌的小溪。在她身后站着一匹马,那匹马通体冰蓝色。他们都静止不动,只有雪花在飘。在梦里并没有什么故事发生,就只有一种安详静谧的感觉,或者说静谧就是故事本身。醒来后,赶紧记下梦里的画面,梦境里那种静谧的美,我只能画出六成,其余的部分只能拜托看到这幅画的人自己想象了。

在我努力回忆这个画面的时候,脑海里还浮现出仓央嘉措的一首诗:《风空》的第八首。这首诗是这样的:

这么静/比诵经声还静/我骑上我的白鹿/白鹿踏着尚未落地的雪花/轻如幻影/本来是去远山拾梦/却惊醒了/梦中的

NO.1229——《悄悄话》梦到一个悄悄话。准确说是一个说瞧瞧话的盒子。它出现在我平常工作的桌上。桌面显然被别人收拾过,很多的物品已经不在我习惯的位置,比如平常喝水的杯子,被清洗过后,倒扣在杯垫上。之前散乱的书被码齐立在电脑左侧。用秃的铅笔削好平躺在桌上。我下意识的看看周围是否还有其他人,是不是一个恶作剧。盒子上写着,我叫悄悄话,贴近耳朵我将告诉你一个秘密。当时的情况下,第一感觉这肯定是一个炸弹,但梦里的我像是被某种力量驱使,将耳朵贴近。盒子真的在说话,那声音就像从下水道传来的楼下邻居的说话声。

梦到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我穿着正式,像要去参加一场婚礼。衣服不合身,是从某个朋友那借来的。火山还没喷发前山体上就已经积攒了厚厚的火山灰,这些灰尘看起来就像提拉米苏上的可可粉,细腻松软。我的双腿陷在火山灰中,行进艰难。没过多久,山体开始晃动,我预感火山就要喷发,浓浓的烟雾从山口冒出。烟雾很快弥漫过来,想赶紧离开这里,但行动却极为艰难。我开始掉眼泪,不知道是被烟熏的还是因为着急。很快火山毫无遮掩地爆发了,岩浆和大块的钻石从火山口喷出,我拼命跑,还不忘捡拾掉在身边的钻石。我回过头看到天是水红色的,山后还缓缓地飘着白云,似乎火山只是自顾自的生气发泄,像个任性的小孩,其他事物丝毫不受影响。

NO.1226——《如何将自己的身体分解》梦到自己赤身裸体趴在地上,水泥地面,但不冷。我被一个黑色的大铁笼罩在里面。其实只要我一顶背就可以把笼子顶开,但我没有那样做。似乎此前我试图逃跑,又被捉了回来,现在已无力反抗。趴在地上想抬头看看周围还有没有其他人,但僵持的脖子已经有些发抖。想换个舒服点的姿势,身体却无法动弹。我想了一个办法——把自己的身体拆散。
我将手伸出笼去,右手的手指断成四个小人,他们四下跑开。其中有一个回头看了我一眼,假装对我有所留恋,说是假装,是因为他身体前倾,跟我保持着安全的距离,可能他担心我捉住他,不让他走。他假装诚恳的眼神似乎在说我会回来救你的,但先让我玩够了再回来吧。

how long, how longUntil I see you?And when, and when doesThe light come shining through?Remember days when we were so young andRemember days when we were so young andWe were so young and old
要多久,要多久我才能见到你?什么时候光才能照进来?记住我们年少的时光记住我们年少的时光记住我们这么年轻那么老了的时光

梦到初中同学。他样子清瘦,穿着一件不合身的蓝色T恤。在梦里阳光从他的头顶照下来,在阳光的照耀下他的头发显得更加营养不良,额前的刘海像帽檐一般,在眼睛和鼻梁上投下一片阴影。

他走下楼梯,在教学楼前的平台站住,从口袋里掏出一根被折弯的巧克力味的烟,他示意我有没有打火机。我摸摸口袋,还真有。点着后深吸了一口,吐出一口粉红色的烟。我被粉红色的烟雾笼罩,那团烟雾一下变成了棉花糖,我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没有味道。烟雾一直没散,我用手拨开,触感却是蜘蛛网的感觉,粘手。

弹烟灰的时候,他把烟弹断了。他看看手上的烟,扔到地上假装无所谓。我在一旁嘲笑他。

印象中还没做过圣诞主题的梦,但曾梦到过一个穿绿色连衣裙的女人,借梦里的一个角色祝大家圣诞快乐!

最近开始画一些关于梦境的作品。每天跟大家分享一个梦的片断,一首入梦曲。也期待你能跟我分享你的梦境,让我为你画一场梦。我还会解梦哦…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私信我哈!

《Found Songs》这张专辑发表于2009年。整张专辑在7天完成,Olafur Arnalds每天在网上公布一首作品,每首作品都是当天所写,并完成编辑录制, 如此连续一周,集合成为这张有七首歌曲的《Found Songs》。 在如此短的时间创作出这么高水平的作品,他的高效率和高品质不得不让人钦佩。
每次听到它,都能让我想起单曲循环这曲子的时光,一个失眠的夜晚趴在窗台上抽烟,抬头看到一大片星空。

NO.1223 号作品——《买了一百多本书怎么带回家》
我梦到自己花了极少的钱买了一大堆书,每一本都是我的挚爱,有绘本、有短篇小说、有名人传记......我问店员有没有大一些的袋子,她说我们这里最大的袋子只能装下十本书。我问他怎么办,我这一百多本书该怎么带回家,他指了指墙上的船,建议我顺便买一艘船,只要花一本书的钱就能买到。
心想今天是捡了大便宜,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便宜给占了。担心他一会要变卦,便爽快地答应。他帮我把船拿下来,那艘船上积了很厚的灰,搬下来的时候扬起了很多灰尘,有的客人还捂着嘴赶紧避开,这让我有些不好意思。店员拖着船把我领到书店的后门,打开门后面竟是一个湖,我把书都装到船上,害怕店员突...

© 住在海边的人 | Powered by LOFTER